皮皮书吧 > 年长者的义务 > 54.第五十四章

  “在地下一层比赛的时候, 我们不仅收集了对方的徽章,还收集了对方的攻击。”艾敏简单解释了一下。

  “之前老师不就说出现小泡泡了吗?就是一开始被我当做口水的那种, 在负一层比赛的时候,那些泡泡越来越大, 一开始没个卵用,还是后来我们比赛次数多了,吸收了其他人的攻击,这才发现这些泡泡可以储存别人的攻击力。”玛隆补充着。

  “就是读条时间太长。”压低声音,玛隆低声朝小伙伴吐槽了一下自己的能力弱点:“我们一直想万一对方一开始就打断我们怎么办,战斧看起来实在不好硬抗啊!”

  “还好对方傻。”

  宫肆:……

  “接下来, 让我们看看你们的必杀技吧。”台上已经开始有请第二组对战选手入场了, 听到播报员的声音, 玛隆轻轻拍了一下宫肆的背。

  点点头, 宫肆和溪流也上台了。

  宫肆走在前面,溪流慢慢跟在后面, 两个人一个俊朗一个文秀,一上场就收到了几乎掀翻房顶的掌声。

  尤其是谢开那边, 和周围的学生不同, 他们带的可是专业级的助威工具, 一旦发动声势特别惊人!

  宫肆立刻拉拉溪流:“喂, 谢开他们这么搞,会不会暴露你就是学院董事的事儿啊?”

  溪流笑呵呵摇摇头:“不会,他们只会以为董事是你的狂热诗迷。”

  “其实也是哦!我是阿肆的诗粉哩!”溪流补充道。

  宫肆:……

  在正前方的观众台看了看谢开里吹小喇叭吹得起劲的阿吉,又从侧边的高一观众台看到了坐在一群女生中间为他鼓掌的秋夏, 宫肆紧接着还看到了冬春,和一帮穿着球服的小男孩坐在一起,冬春似乎正吆喝其他人给他加油。

  想了想,宫肆也朝观众席上挥了挥手。

  观众们瞬间更加激动,掌声如潮,汹涌的涌到了对战台上。

  这样一来,对面s班登场时的掌声便被完全淹没了。

  从对面走上战台的是一名矮小精干的男子,宫肆依稀记得金发高个男子过来找事的时候,他就跟在那名男子身后,两个人看起来关系不错的样子。

  他的器没有出现在台上,宫肆注意到他的手上拿了一把伞,不知道那是不是就是他的器。

  和溪流对视了一眼,宫肆迅速变成了剪刀形态。

  溪流手上瞬间多了一把黑色小巧的剪刀。

  与此同时那名矮小的男子也撑开了伞。

  水,立刻从伞顶涌下来——

  周围其他地方都是晴朗的干燥天气,只有举着伞的男生那里像是下了雨,还是瓢泼大雨,伞顶的水几乎是从伞面上冲下来的,男生躲在伞下虽然并不会被淋湿,然而他的整个人都在雨中,若隐若现,几乎看不到人影。

  “和刚刚对战的双方完全不同,这一次对局的两组选手都是一言不发就开战的类型!我还没来得及介绍,他们居然已经开始了!”播报员妹子似乎被吓了一跳。

  “我要赶紧进行补救性质的介绍了!现在撑着伞的这名选手是s班的纳良学长,他手中的伞……唔……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器平川学长,他们也是最近刚刚结契的一对组合,高二的纳良学长以及比他高一年级的平川学长,两人是a级支配者和s级器的组合!对!大家没有听错,s级器!”

  “高岭之花一般难以接近的平川学长最后原来选择了二年级的学弟纳良同学做自己的使用者吗?抱歉我也是刚刚知道这条消息,他们的保密工作实在做得太好了!”

  “不过也难怪双方定契,据我所知,双方都是水属性,同属性叠加,他们在水属性方面一定非常优秀!接下来他们会给大家带来怎样的攻击与防御呢?还真让人充满期待呢!”

  观众席上顿时传来一阵喧哗。

  不等喧哗声停止,播报员妹子紧接着介绍宫肆他们这边的组合:

  “对战的另一方就是f班的宫肆学长与溪流学长,他们这一届f班只有三组学生,然而每一组都非常奇特,单从个人资质来说,他们绝大部分甚至还非常强。”

  “当然,宫肆学长的级别确实低了一些,然而他却和统治者级别的使用者溪流学长定契成功!非但如此,他们的适配率据说还高达99%!这可是闻所未闻的超高级适配率了!这样一对搭档在一起的时候会碰撞出什么奇迹?我简直有些迫不及待了!”

  “不过两人的属性都是未知,在这场战斗之前,两人据说还在进行最基础的切剪训练,面对同样适配率很高、且级别更加般配的纳良选手与平川选手,他们要怎么反击呢?”

  “使用近身格斗方式吗?根据上一次双方对战的结果显示,宫肆学长这一组的选手明显非常擅长近身格斗!”

  “我知道你们这帮家伙擅长贴身打架,不过,我不会给你们机会近我的身的。”遥远的雨帘下,纳良低声道:“而且你使用的是剪刀,不管怎么想都是近战武器,我只要不让你们近身,就稳赢了一半了。”

  他的脸淹没在伞檐哗哗落下的倾盆大雨中,声音也有些含混不清。

  “纳良选手说他不会给对方近身机会!”从声音记录仪听到了纳良的声音,播报员妹子立刻大声转播了:“他还看透了宫肆学长只是近身武器这个弱点!”

  被播报员的大嗓门噎了一下,纳良很快不再说话,只是伞面上涌下来的水更急也更多了。

  那些水从伞下泻下,落在对战台的地板上,迅速汇成了一条一条蜿蜒的小溪,那些小溪渐渐融合在一起,最后成了一片浅浅的湖泊。

  单手撑着伞,纳良站在这片湖泊的边缘。

  “领域!湖神——”他轻声道。

  然后他便整个人从湖面沉落下去!那片“湖水”明明最多只有两厘米深,然而他却整个人都进去了,脚面贴住原本的湖面,他看起来就像倒影一样出现在湖水中!

  这一幕让所有观战的学生们都呆住了。

  不止学生,就连老师们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两名同属性的使用者与器定契,两人刚刚定契而已,能力就能达到这种程度了吗?”b班的老师问向坐在自己隔壁的s班班主任。

  所有教师中,只有s班班主任看起来一副淡定的模样,显然,他是早就知道纳良他们能够做到这点了的。

  “已经明确有属于自己的招数了吗?这一招出来,对方想要碰到他就很难了。”c班的班主任道。

  “哼,光躲起来又有什么用?这可是比赛,不进攻一点用也没有。”a班老师冷哼了一声。

  s班班主任斜了他一眼,没有吭声,然而仿佛回应他似的,台上的纳良再次有了新的举动:他进攻了!

  原本平静的水面忽然旋转起来,一双水做的手向溪流的脚猛抓过去——

  纵身一跃,溪流敏捷得跳到了对战台一角的固定杆上——像拳击台一样,对战台四个边是被用绳索围起来的,除此之外,四个角还有各有一根用于固定的固定杆,不高,也就半人高而已。

  溪流如今就站在那根半人高的固定杆上。

  他看起来似乎逃过了纳良的攻击,不过纳良显然还有后招:在失败一次之后,纳良的湖里掀起了更高的浪,一只手、两只手、三只……无数双手顺着固定杆向溪流站立的固定杆上爬去!

  它们不止攀爬在固定杆上,固定杆两侧的绳索上也爬满了手,显然,它们就是等着溪流往两边跑,接下来无论溪流想要躲到哪里都会被它们抓到,而一旦被抓到,想也知道接下来溪流就稳输无疑了!

  看着那些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水做得手,溪流站在栏杆上,嘴角忽然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手持剪刀,他忽然在空气中剪了一刀,两刀……三刀。

  两短一长,他一共剪了三刀。

  没有人看清他剪了什么,然而,等到那些“手”即将摸到他鞋子的时候,他用未拿剪刀的手在空中一拉,一扇空气做的门瞬间被他拉开了,露出里面混沌的黑色空间,单脚踏上那扇空中的“门”,溪流向水中看了一眼,另一只脚也踏上去,关上门,他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待他消失后,观众席上先是安安静静,然后忽然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喧哗声——

  “等等!刚刚那是什么?”

  “一扇门!你们看到了吗?空气中出现了一扇门!”

  “溪流学长剪开了空气吗!?”

  又是惊吓又是激动,学生们议论纷纷。

  “不,他剪开的不是空气,而是空间。”学生们大部分还在看热闹,老师们看得则是门道。仔细回想着刚刚发生的那一幕,b班老师额头冒出了一粒粒细小的汗珠。

  “是空间系的能力吗?”c班老师也是一脸惊讶。

  “恐怕不是,是比空间系更稀有的……”a班老师一脸凝重。

  “吞噬系的能力。”

  所有属性中最稀有、也最难以言喻的属性。

  所有属性的能量中,吞噬属性算是最少的属性之一,“物以稀为贵”用在这里一点也不为过,吞噬属性虽少,然而它绝对是最厉害的属性之一。

  其他的属性不能说不厉害,然而“离开能量级谈属性就是耍流氓”,能量级高低能够直接影响某种属性的发挥;同样“离开对手能量属性谈属性也是耍流氓”,对手属性是否能够克制也能直接影响某种属性的发挥,所以,刚刚看到纳良使出那一招的时候,老师们虽然惊讶于他的掌握速度,不过也就这样了,他们不会有更多的想法与点评。

  然而到了溪流这里,看到吞噬属性的时候,他们则明显在意很多。

  一来是稀少,吞噬属性确实稀有;

  二来则是管用。

  但凡只要吞噬属性出现,他一般都会很有用,拥有吞噬属性的人,哪怕他的级别再低,这也注定不会是一种废能力。

  “难怪溪流同学之前据说身体很弱,吞噬属性的人在定契之前身体一般都不会好,还有相当一部分没法熬到定契,能熬下来的多半是等级不高的。”

  “而且就算定了契,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器都能容纳吞噬属性的能量的。”

  “吞噬属性表现力很多样,使用方法也很多样,不过溪流同学这样使用剪刀的可是闻所未闻。”

  “不过从刚刚那一幕看来,搞不好剪刀是非常适合吞噬属性的器呢!”

  “忽然很期待接下来的比赛了……”

  ……

  教师们也是议论纷纷,短暂的交谈过后,他们将全部心神集中在了前方的对战台上。

  四面八方都是人们的窃窃私语声,加上溪流刚刚剪开空气忽然消失的那一幕造成的效果太过惊人,湖面下,原本稳操胜券的纳良心里忽然没谱了,遍寻不见自己的对手,他愣在了原地。

  “啊!看那边!”

  “出现了!溪流学长出现了!”

  “是宫肆学长啊!”

  忽然——

  观众席上再次爆发出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看到周围所有观众都在看向自己的方向,纳良顿时向四面八方望去。

  “他们说看到溪流和宫肆了,在哪里?我怎么没看到?”他对平川急促道。

  “我也没看到,不!我看到了!是宫肆,宫肆在剪开对战台周围的空间!”平川率先发现了宫肆的下落,顺着他的声音向前方某个地方望去,纳良一眼看到了空气中那把黑色的剪刀。

  一半剪刀刃在空气之中,另一半刀柄被溪流握在手中,白皙的手掌在那黑色的裂缝之间若隐若现,不等纳良反应过来、下一秒,他们所在的对战台忽然发生了倾泻,纳良和平川所在的湖水瞬间向裂缝倾注进去。

  继溪流自己钻入空间裂缝之后,他把自己的对手也弄进去了!

  只一秒钟而已,纳良等人甚至连声音也没有发出来,对战台上空空如也,两组选手都不见了。

  “怎么回事?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溪流学长剪开了空气把纳良学长他们关进去了!”

  “对战台上的比赛转到溪流学长的空间里去了吗?”

  “啊啊啊啊啊!溪流学长!宫肆学长!你们别只关纳良学长他们,快把我们也关进去啊!我要看比赛啊啊啊啊啊啊!”

  看着空荡荡的对战台,观众席上的观众们发出了不甘的嘶吼声。

  不过这一切纳良和平川都听不到了。

  他们现在正在一个黑黝黝的空间,那里非常安静,没有风声,没有人声,什么声音也没有,仿佛也没有时间的流动。

  只有他们在动!

  不仅动,而且是飞快地流动!

  一进入缝隙便开始流淌,他们像是到了一个望不见尽头的黑色管道内,进入的初始便开始被迫下坠。

  下坠!继续下坠!不停的下坠!纳良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进入下水道的污水,在黑黝黝的下水管道中流淌着,不知要流到何方,也不知要流淌到什么时候。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啦?他本能的和自己的搭档说话了。

  这里是他们的领域。平川冷哼一声,显然,这场坠落让他也很难受。

  我们要怎么办?纳良继续问。

  不怎么办,他们的目的就是想要我变成人形,我一旦变成人形,你也立刻没有地方躲藏,那时候他们就可以把我们关起来任由他们宰割。平川又哼了一声:我们就不变。

  只要我不恢复人形,继续用现在这种形态,你大可以一直躲在我的身体里,这里是我们的领域,我们俩就是安全的。

  听我的,忍一忍。平川对他说。

  好。纳良接受了他的建议。

  不过他很难受,而且是越来越难受。

  他们还在坠落,而且那些管道越来越细了,而且九转十八弯,纳良被转得头都晕了,还非常想吐。

  忍住!不许吐在我里面!脑海中,平川对他大叫道。

  然而这种大叫也让他有点无法忍耐了。

  纳良简直被转到崩溃了。然而就是在这种时候,他的大脑反而冷静下来,可以思考一些之前没有想到的问题了。

  平川错了……他想到,对方不是等他们变成人形后再把他们抓起来,假如这种管道就是对方的能力的话……对方显然已经抓到他们了呀……

  不对……不对……得告诉平川……纳良心里想着,正要出声提醒平川,忽然——

  平川也发现不对劲了!

  进入一段平行的细管道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被切断了。

  他的水流被分别困在不同的管道中,那些管道的两端忽然被堵上,他就这样被分隔在不同的管道中了!

  不等他反应过来,这些管道忽然再次变化了,管道倾斜,他化成的水随即被注入一个又一个的正方体空间内,一共有九十九个正方体,他的身体被装入了九十九个正方体!?

  被分割成九十九块,平川愣住了。

  与此同时,纳良也大叫着从平川所形成的的水中跌落下来了。

  “不对!平川!我们已经被对方抓住了,不能待在他们的管道内,我们最怕被对方用形状困住——”

  正说着,他摔了个嘴啃泥。

  然后,他看到了一双脚正从黑暗中向他走来,顺着鞋子往上看,他看到了宫肆的脸。

  宫肆?!

  纳良瞪大了双眼,他看到宫肆一边活动着关节一边距离他越来越近,一边走,宫肆还和他说话了:

  “看来这次对战的结果还是你们输。”

  “而且——”

  宫肆朝他秀出了拳头:

  “还是和上次一样的输法。”

  说完,宫肆一拳向他挥去!

  数分钟后,对战台上方再次打开了一道空气门,门内宫肆一手一个,一手拎着明显被揍了一顿的纳良,另一只手则拎着被五花大绑的平川←没有参与上次的挑衅,宫肆并没有揍他。

  观众席安静了一秒钟,一秒钟后,播报员妹子甜美的声音醒过神似的再次响起:

  “第二场比赛!f班胜利!”

  作者有话要说:  =-=、、、

  今天更晚了,本来可以按时更的,结果保存不当文档消失了……

  有一半是重新写的,然而总觉得不如第一遍写得好

  这种情况下,今天就只写到这里了。剩下的明天继续吧

  抱歉

看过《年长者的义务》的书友还喜欢